首页 军事 国际 娱乐 教育 新闻 财经 体育 科技
  • 首页
  • 军事
  • 国际
  • 娱乐
  • 教育
  • 新闻
  • 财经
  • 体育
  • 科技
  • 让运动和健康变得简单

    让喜欢体育的用户快速正规买球APP下载效率!

    体育

    你的位置:爱游戏app_爱游戏平台_最新版下载 > 体育 > 佳兆业再现人事变动:五年四换首席财务官,老将吴建新“出走”

    佳兆业再现人事变动:五年四换首席财务官,老将吴建新“出走”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6-22 07:14    点击次数:94

    图片来源:网络

    出品|乐鱼财经

    作者|吴亚

    佳兆业集团(01638.HK)再现人事变动,这一次是首席财务官更迭。

    6月20日晚间,佳兆业公告,吴建新已辞任公司首席财务官,以投放更多时间于个人事务;罗婷婷接任,成为公司新一任首席财务官。

    作为佳兆业的一员“老将”,吴建新在2015年加入公司,2019年成为高级副总裁。到了2020年5月,佳兆业首创“CFO联席制”时,其开始担任佳兆业的首席财务官。

    吴建新在位期间,佳兆业“三道红线”成功达标,成为“绿档”房企。加入佳兆业已超过10年、负责财务管理工作的罗婷婷接棒吴建新,也算顺理成章。

    罗婷婷已是佳兆业近五年来的第四任首席财务官,而在吴建新之前,今年4月分管融资和营销的两位佳兆业高管也在当月离职。

    吴建新等离开的三人,都是佳兆业的老将,都曾陪伴佳兆业渡过2015年-2017年的债务风波。

    如今,佳兆业已走到“二次求生”的十字路口。其在去年12月就宣布将进行全面债务重组,但截止目前相关重组方案也仍未落地。

    因年报“难产”,佳兆业从4月1日停牌至今。要想打赢这场“流动性”保卫战,佳兆业仍需努力。

    独特的“CFO联席制”

    吴建新的离开有迹可循,三天前的6月17日,其刚辞任佳兆业旗下物业上市平台佳兆业美好(02168.HK)的执行董事职务。

    佳兆业在人事变动公告中称,吴建新已确认与公司董事会并未意见分歧,并对吴建新在任职期间为公司作出贡献表示感谢。

    对于佳兆业而言,现年43岁的吴建新算得上是极为重要的一位高管。

    公开资料显示,在加入佳兆业之前,吴建新曾在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、华为技术有限公司、碧桂园任职。

    2015年1月,佳兆业因无法按时支付一笔已到期的2600万美元债券的利息,成为首家美元债券违约的中资房企,并最终花了近两年的时候完成债务重组才得以重回资本市场。

    吴建新正是在2015年加盟的佳兆业,曾担任佳兆业资金管理部部门总经理等职务。

    到了2019年9月时,吴建新被委任为高级副总裁,主要负责佳兆业的财务、税务、资金管理工作。同时,担任佳兆业美好的执行董事。

    加入佳兆业的第5年即2020年,吴建新迎来其在佳兆业的高光时刻。当年5月,佳兆业首次试水“CFO联席制”。

    那时,原佳兆业首席财务官刘富强因个人原因辞职,吴建新接棒,由此全面负责佳兆业在中国境内的融资和财务规划。

    同一时间,佳兆业任命外聘的职业经理人孙暐健为公司联席首席财务官,与吴建新搭档,负责公司在境外的融资和财务规划。

    “CFO联席制”在地产圈不多见,截止目前百强房企中也仅有佳兆业一家如此设置。多数房企比较流行的是“联席总裁制”,部分房企则推行“联席董事长制”。

    CFO主要为公司发展进行财务资源的安排和调度,按照佳兆业的说法,吴建新推动搭建了公司具有竞争力的财务制度、体系、管控模式,构建了一支集财务、税务、资金等方面为一体的综合型人才团队。

    “吴建新和孙暐健的财务‘双轮驱动’将为公司冲刺千亿目标提供财务助推力。”佳兆业彼时表示。

    首席财务官再更迭

    确实,对于那时已经历过一次债务重组的佳兆业而言,“负债降”和“规模增”同等重要。

    财报数据显示,2014年-2017年身陷债务风波的这三年里,佳兆业的净负债率均高于300%。

    之后的2018年5月,佳兆业任命刘富强为首席财务官,当年公司净负债率同比下降64个百分点,改善至236%。

    接下来的2019年,佳兆业的净负债率再下降92个百分点,改善至144%,并超额完成了刘富强曾承诺的目标(180%以下)。

    紧接着便到了2020年5月,完成承诺目标的刘富强从佳兆业离职。作为接班人的吴建新,上任3个月后就迎来了一个影响整个房地产行业的全新政策:“三道红线”房企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定。

    由此,“降档”成为摆在吴建新面前的首要任务。2020年中期时,佳兆业的净负债率还在130.4%的高位。

    半年后的2020年末,佳兆业的净负债率指标就迅速下降至98%,达标监管要求;现金短债比由上年末的1.1倍提升至1.56倍;仅剩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为70.3%,距离监管要求的小于等于70%仍有差距。

    这一年,佳兆业的销售额也首破千亿元。紧接着的2021年中期,佳兆业提前半年的时间完成了“三道红线”的全面达标工作。

    从这一角度来说,吴建新和“CFO联席制”的存在,确实为佳兆业财务指标改善起到不小的作用。

    好景不长,2021年下半年以来,房地产市场巨变,不少大中型房企陆续出现“流动性”问题。

    已经历过一次债务重组的佳兆业,在这轮房企“暴雷潮”中没能幸免。伴随着当年11月,佳兆业旗下理财产品锦恒财富出现兑付逾期情况,佳兆业的“流动性”问题逐渐公开化。

    那时,吴建新还曾与佳兆业首席执行官麦帆等公司高管一起,与锦恒财富投资人面对面沟通兑付方案。

    紧接着的12月,在美元债交换要约失败之后,佳兆业只能无奈官宣,进行全面债务重组。

    债务重组普遍耗时较长,截止目前,相关重组方案仍未出炉。因“年报”难产,佳兆业自4月1日股票停牌至今仍未复牌。

    伴随着吴建新的离去,新接棒的罗婷婷已是佳兆业近5年来的第四任首席财务官。

    佳兆业元在任命公告中写道,罗婷婷加入佳兆业已超过10年,此前为公司副总裁,主要负责财务管理工作。

    而孙暐健目前未离职,换言之,佳兆业“CFO联席制”并未废除。

    融资、营销两位核心高管此前已离职

    吴建新的离开引发外界较大关注,除了其本人在行业知名度和身处的CFO位置外,与佳兆业近期频现核心高管离职也密不可分。

    2个月前,佳兆业原分管融资管理的高级副总裁孙明尧,和分管营销的副总裁程芯兰也已离职。

    公开资料显示,孙明尧2016年加入佳兆业,先后担任金融集团总裁助理、地产集团副总裁等职务。去年10月,其还被委任为首席风险官。

    程芯兰则已在佳兆业工作12年,先后担任地产集团客户及营销部部门总经理、总裁助理、集团总裁助理等职务。2020年4月,获委任为副总裁,负责营销管理工作。

    对于一家已爆发“流动性”危机的房企来说,融资、营销、财务无疑均是缓解困境的核心业务条线。

    佳兆业反应迅速,孙明尧离开后的相关工作由公司高级副总裁刘立好接手,后者2012年加入佳兆业,也有近10年的工龄。

    程芯兰的工作则由佳兆业副总裁聂强接任,聂强自2010年加入佳兆业至今也有12 年之久。

    按照佳兆业的说法,公司组织架构优化与调整,减少管理层级,提升运营效率;高管团队整体稳定,个别变化不影响正常经营

    地产圈的职业经理人普遍流动性较大,对比同行来说,佳兆业的高管团队整体还算保持相对稳定。

    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,老将“出走”似乎也情有可原。回归公司基本面,今年以来,佳兆业再未披露过销售数据,最新的去化和回款情况并不可知。

    佳兆业在今年4月时曾官宣自己找到了“救兵”,与招商蛇口、长城资产签署咋略合作协议,拟就城市更新、房地产开发、商业综合体经营等领域展开合作。

    市场分析普遍认为,这种典型的“出险企业+央国企+资管公司”的模式,落脚点或在于盘活资产和保证相关项目的继续推进,即在“保交楼”的同时,又可先降低佳兆业在资金链的压力。但具体成效如何,仍待后续落实和执行。

    佳兆业或也仍在寻求自身资产的处置以回笼资金,6月20日,中谷物流(603565.SH)发布的公告显示,其拟以不超过29亿元的对价收购上海赢湾兆业房地产有限公司100%股权。

    上海赢湾的主要资产为上海佳兆业金融中心,股权穿透后,佳兆业持有这一项目40%的股权。整体来看,面对这场持久战,佳兆业仍需努力。

    发布于:北京市分享链接